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章 少年的油纸伞

作者:地黄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阴雨绵绵,淅淅沥沥的没有停歇的样子,还不到酉时,街道上已经没了行人,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人撑着一把油纸伞,踏着青石板路,慢慢的从另一头走了过来。

    两侧红砖绿瓦,远处飞檐画栋,河岸边的垂柳轻拂,几只来不及归巢的燕子从枝桠间低旋飞过,如同一首写意的诗句,伴着点点坠落尘泥的雨滴,将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清晰的展现在徐佑的面前。

    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公廨……

    来到这里二十七日,他还是第一次出门,虽然早就知道不知为何转换了时空,穿越到了这个朝代和如今的这具身体上,但真正走上街头,呼吸着前世里不曾有过的清新空气,还是从心底深处感觉到一丝无奈和茫然。

    “郎君,微之小郎君……”

    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焦急的呼声,少年人置若罔闻,缓步走到河岸,轻轻的捉住一根摇摆的柳枝。

    入手冰凉,寒意彻骨,已然是深秋了哦!

    他的胸腹间又是一痛,低着头剧烈的咳嗽起来!

    “郎君,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一只纤细白嫩的小手从后面伸过来,搀扶住了少年的手臂,从轻微的颤抖中,似乎能感受到对方发自内心的担忧。少年扭过头,眼神迷惑了片刻,才认清了来人,温和的笑了笑,道:“秋分,没关系,我身子已经大好了,这点雨还受得住!”

    他终于想起,自己现在名叫徐佑,字微之,是江东豪族义兴徐氏的子弟,眼前的女子叫秋分,是他的贴身侍女,据说是秋分时节出生,所以起了这个名字。

    秋分年不过十三,柔顺的青丝二分开来,于头后梳成奴婢专有的环髻,一身翠绿色的对襟衫裙,加以绛色的束腰,足穿玉华风头丝履,眉眼清丽动人。

    “温大夫走之前千般交代婢子,说郎君腹间的刀伤初愈,一定不能再染了风寒,你要是……要是……呜呜呜!”

    秋分说着便掉下泪来,晶莹的泪滴顺着洁白光滑的脸颊流下,让徐佑不由心生怜悯,屈指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好啦,我不是好好的吗?这就随你回去!”

    “嗯!”秋分用力的点了点头,接过徐佑手中的雨伞,将大半伞面都遮挡在他的那边,道:“小郎君,当心脚下……”

    主仆二人相携而行,秋风萧瑟,伴着落雨,如同一幅迷人的水墨卷,给这本就古色古香的街道又增添了几分意境。

    回到家中,秋分去打热水来给徐佑洗了手脸,又忙着去做晚饭。徐佑走到窗前,双手一推,望着这座寒酸的农家小院中萧败的景致,沉默不语。

    他前世本是一名孤儿,靠着好心人的资助和个人的努力上完了大学,后来进了一家上市公司做到了高层以后又跳槽去了全球最著名的一家私募基金,以金融为媒介搅动世界经济风云,凭借灵敏的嗅觉和过人的胆识很快闯出了好大的名气,被业内誉为狐帅——意思是指既有狐狸的狡诈诡谲,也有领袖的魅力和决断,却不料一场车祸让他的灵魂来到这个世界,和频临死亡的徐佑融合在了一起。

    幸好,他不仅继承了徐佑的身体,也继承了徐佑所有的意识,所以卧床不起这二十七日,他看似浑浑噩噩,一言不发,其实在脑海里逐渐消化有关这个世界的知识!

    这里是古代无疑,但又不是他前世里的那个古代,历史在曹魏正始十年,也就是公元249年发生了奇妙的转折。这一年正月初六,曹芳与曹爽三兄弟前往高平陵拜祭魏明帝曹叡,准备多时的司马懿在洛阳发动政变,却没想到正中曹爽算计,调集禁军灭了司马氏三族。魏祚得以延续,之后又传十一帝,共计二百多年,也算长寿。

    但历史又带着无法回避的惯性,将轨迹拉回它本来该行走的路线上。至魏朝末年,由于吏治腐败,上下奢靡,加上门阀政治导致皇权旁落,及罢州郡兵,大封宗室等原因,各地动乱频繁,国力日衰,终于引得“西北诸郡,皆为戎居”的胡人饮马东顾,先后有匈奴、鲜卑等五族入侵中原,竟时隔百年后,又重演五胡乱华的惨剧。

    期间以匈奴势力最大,攻入洛阳俘获魏悯帝,魏亡。随即大量汉人从黄河流域迁入长久流域,主要有庾、柳、袁、萧、詹、邱、何、胡等八姓,史称衣冠南渡。另有郡望士族如琅琊王氏等意图扶持曹魏宗室东海王曹颍到江东重建魏室,但行至彭城被匈奴轻骑截住,曹颍及王氏一族被屠杀殆尽,然后匈奴军分三路南侵江东荆楚等地。

    其时人心惶惶,江南各地豪族世家结成坞堡,坚壁自守,但因各自为战,根本无力抵抗匈奴人。神州陆沉,华夏灭亡的危难之时,雍州刺史麾下左中军参军安师愈在刺史战死之后,收拾残兵,后撤至荆楚之地,利用广袤的战略空间,串联豪族和各坞堡及流民兵,先后十三战,无一败绩,将匈奴军阻挡在长江以北。

    而后设南都霸府,组建南都军,以水、步、车协同作战,连克连捷,收服失地,将战线推到黄淮之间,但因粮草不济,再无力北进。而匈奴也因南侵大伤元气,被鲜卑、羯等胡族趁虚而入,几方在中原地区展开混战达三十年之久,先后成立了秦、燕、凉等七国,最终鲜卑族拓跋氏获得最后胜利,除了姚氏困局一隅的西凉,已经从实际上一统北方,。

    一来,拓跋这个姓氏源自黄帝后裔,而黄帝发源地在战国时的魏国,故而建国号为“魏”,立都平城。另一方面,以魏为国号,也是为了表明跟曹魏一脉相承,比起南方更为正统,以收揽天下士人之心。

    同时,南方既定,安师愈找来一个曹魏旁支远亲立为傀儡皇帝,自己把持朝政,经过二十余年的养望,于北方魏国建立的后一年,在建康受禅称帝,建立了楚国,改建康为金陵,立为国都。

    自此南楚、北魏隔河对峙,两分天下!

    徐佑穿越来的此时,已经是楚国第二任皇帝安子道在位,作为这个时期最危险职业之一的皇帝,安子道已经六十七岁,在位四十四年,称得上近百年来第一长寿。

    前世里的徐佑虽然从事的金融业,但酷爱读史,尤其对魏晋南北朝十分的着迷,为名士风流抚掌,也为生灵涂炭赤目,闲暇之余,也曾幻想如果自己回到那时,又是怎样的一副景象,会不会做出什么惊天大地的伟业来。

    只是,真到了这一天,却发现历史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更让他无语的是,他附身的这个人,包括所能依靠的徐氏家族,刚刚遭遇了一场灭顶之灾!

    徐佑望着窗外风卷残叶,脸上浮现一丝苦笑,低语喃喃的道:“好好的世族大家日子不过,非要争什么权,赌什么气,现在可好,一拍两散……”

    “郎君,用餐了。”

    秋分清脆的嗓音将徐佑从沉思中唤醒,他关上了窗,走到外间,看到食案上摆着四碟小菜,有蒪羹、干鱼、缹茄、蜜姜,外加一碗麦饭。以徐氏现在的处境,能张罗起这样的饭菜,恐怕是秋分在外面不知费了多少心才筹措来的,徐佑屈膝跪坐蒲团上,望着秋分轻笑道:“坐吧,一起吃。”

    秋分急忙摇头,道:“不,这不合规矩……”

    徐佑拉着她坐了下来,道:“时至今日,还有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我受伤这段时日,家中奴仆逃逸殆尽,只有你留下来照顾我,一起吃顿饭有什么打紧。”

    秋分急促不安,手脚都有些不知该怎么摆放。徐佑看了看秋分消瘦的脸蛋,将自己面前的麦饭推到她的跟前,递了筷子过去,眼中浮上一丝柔意,道:“我不是太饿,这碗饭你吃吧。”

    “我也不饿……”

    话音未落,听到腹中发出咕噜的声音,秋分大羞,从脸颊到耳根都红若晚霞,低垂着头,再不敢望徐佑一眼。

    徐佑伸手揉了揉秋分的脑袋,差点将她的环髻弄乱,笑道:“快吃吧,温大夫不是说了吗,我刚刚恢复,要少食。”

    秋分身子微微一颤,头垂的更低,好一会不见徐佑说话,偷偷的抬眼瞧去,却见他夹了一块小鱼干,放到嘴里认真又细致的嚼着。

    可这些东西,要是放到以前,他是连看都不看一眼的。

    “郎君,都是婢子没用,”

    秋分眼眶一红,心口疼了起来,道:“我找周婶王婶她们求了好久,也只求来这些食材,等明天,明天我就去想办法,一定做道你最爱吃的乳酿鱼……”

    徐佑抬起头,目光澄净,唇角的笑容让人没来由的感觉到心神安宁,道:“已经很好了,有茄有姜,有鱼有蒪,别的人家想要吃这些怕也需费上几百钱,够奢侈了。”

    南人尤爱食鱼,徐佑记得《齐民要术》里光鱼的做法就有数十种,鱿鳢鲋,鳟鲩鲢鳊,鲂鲔鲢鳜,鲿鲤鲻鳣,种类繁多,烹饪精细之处更令人乍舌。小竹提到的乳酿鱼,是徐佑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最爱的一道菜,做法后世已经失传,只知要以牛乳入味。

    说起牛乳,牵扯到了胡人迁居的影响,汉人本没有饮食乳制品的习惯,但魏晋南北朝时期,胡人多举族内迁西北诸郡,加上五胡乱华,某些特色食物也渐渐的被汉人融化结合。徐佑前世里读《魏书》,就有“常饮牛乳,色如处子”的记载,可见非但乳品已经广为流传,并且发现了其中的美容功效。

    但与这些做工讲究的鱼菜相比,干鱼则是选取寸许长的小鱼腌制而成,时人有“鲜鱼千尾,干鱼最贱”的说法,贫寒之家吃不起鲜鱼,常常会去鱼市捡来这些卖不出去的小鱼回家打牙祭。

    像这样的东西,以徐氏之显赫家世,徐佑何止是不爱吃,根本是没吃过!

    但今时不同往日,能填饱肚子就是福气,徐佑不想秋分为此自责,刻意转移话题,指着蒪羹笑道:“你可知这道菜很出名吗?”

    秋分茫然摇头,徐佑道:“曹魏时有位名士张衡,从吴郡至洛阳为官,秋风起时,突然想起家乡的蒪羹鲈鱼脍,说‘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于是辞官而归,蒪羹鲈鱼随之名噪天下。”

    蒪,即是莼菜,也叫马蹄菜,在魏晋南北朝时十分的流行,许多达官名士都甚爱之,作为配菜调羹,最是美味。但一般大户人家做蒪羹,往往要佐以熏肉丝、鸡丝、笋蕈丝、小肉圆等等,再讲究些,则要像张衡一样以蒪羹脍鲈鱼,哪里会是徐佑现在吃到的,仅仅是蒪菜熬制成汤,连调味也没几料。

    他这样说,只是安秋分的心!

    秋分呆呆的望着徐佑,看的他愣了下,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秋分慌忙扭过头去,过了一会,忍不住道:“郎君,你跟以前有些不同……”

    徐佑心中苦笑,他既然继承了这位徐氏嫡系子弟的身体和记忆,当然知道他以前是个什么样子,人虽然不坏,但好任性为侠,脾气急躁而易怒,下面这些奴仆没少挨打挨骂。也就是秋分从小就跟他一起长大,情分深重,轻易没有黑过脸,但也何曾见过他如此温润款款,细语柔声?

    “经过了这样的事,差点连性命都丢了,也该有些不一样了。来,吃饭吧,食不言寝不语,这碗饭不吃完,不许说话!”

    秋分端起碗,乖乖的吃了一口麦饭,大麦苦涩,吞咽起来有些刺喉,远远比不上平时吃的稻米香甜,可这个时候吃来,却不知为何感觉到满满的快乐、

    或许吧,是因为小郎君从未有过的温柔的笑,和他说话时不急不缓的姿态……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