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章:偷了一个系统

作者:大秦小兵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习通是一个小偷,一个与众不同的小偷。

    他可以隔箱取物,还可以隔着显示器把电脑里的人、物、马赛克拿出来。

    虽然从电脑里拿出来的东西会在短短几秒钟里湮灭消失,但也不是毫无收获。

    小学时,习通发现可以偷取别人的知识、技巧、经验,所以他很快就掌握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学识,足以应对所有学校任何形式的考试。

    初中时,习通发现可以偷取别人的运气,从那以后吉星高照,总是有人充错话费充到他的号上,玩游戏闭眼都能五杀,走路都得避开彩票投注站。

    高中后,习通的能力没有任何变化,于是失望的过了三年,直到大学军训第一天,习通正坐在角落休息,班花路过的时候脚一崴投怀送抱,跌了个温香满怀。

    习通有些纳闷,按照以往经验,运气是一种消耗品,最近一直都没使用能力,怎么会这么好运呢,而且还是桃花运,难道我的能力又升级了?不知这回能偷什么。

    当晚,习通的微信收到一个好友申请,对方是通过班级微信群加的,一查名字,叶依若,正是那个跌倒的班花。

    “该不会是想骂我一顿吧?”

    习通心中惴惴,因为叶依若跌倒的时候他伸手援手,但这双手扶在了不该扶的地方,托住了不能托的部位。

    虽然出发点是善良的,过程也是美妙的,但是结果可能会有点尴尬。

    到现在还没舍得洗手的习通无奈叹气,骂就骂吧,我认了。

    通过验证,习通琢磨着是不是要说句对不起啥的,对面却先说话了。

    “谢谢。”

    貌似剧本有些不对。

    “不客气。”

    然后对面就没有说话了,许久,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吧,终于又发来一句“晚安”,习通立刻回了一个“晚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习通整晚都很不安,他一直都在想:这个“谢谢”该不会跟“呵呵”一个用法吧,“晚安”该不会是小沈阳说的“眼一闭没睁”的意思吧。

    第二天,习通顶着俩黑眼圈来到操场上,找了又找却没有发现叶依若的身影。偷偷问了几个女生,却得知叶依若崴了脚不能下楼,更无法参加军训,于是请了长假。

    抹了把热汗,习通在考虑自己是不是也摔一跤。

    中午,习通买了一支云南白药喷雾剂,顺便带了一份饭,然后向着女生宿舍楼走去。毕竟是大家刚刚选出来的班花,住址根本不是秘密。

    习通刚到目的地就发现一个手捧巨型花束的男生。那束花硕大无比,直径都有一人高了,如果没点腕力还真不一定能拿起来。

    “传说中的999朵玫瑰?”习通随口感叹了一句,“这得多少钱啊。”

    这话恰好被那男生听到,他笑了笑,说道:“不贵,一支也就2块钱,加起来2000块。当然,如果是情人节或者七夕节,这束花得上万。”

    习通没想到对方听见了,顿时脸上一热,随即心中一惊:我哩个乖乖,有钱人真会玩。表白而已,又不是确定关系,用得着这么破费吗,如果表白不成功,这钱不是打水漂了吗?2000块,够我3个月的生活费了。

    不过,看对方衣着得体的模样,顾盼之间流露出的成熟气息,显然是富二代或者成功人士,根本不把这2000块钱放在眼里。

    这时候,帅哥看了看腕表,叹道:“都半个小时了,看样子今天是没戏了。”

    习通对那帅哥印象不错,于是安慰道:“没事,人家刘备三顾茅庐才请出诸葛亮,你三顾茅庐,肯定能抱得黄月英。”

    习通说完就后悔了,本意是想安慰,可这话听起来分明是在说对方还要再失败一次。而且,黄月英长相不咋地,小名阿丑,自己这话言外之意是对方抱得恐龙归啊。

    然而帅哥洒脱一笑,“承你吉言,如果真能3次成功,我请你吃满汉全席。”

    看到习通身上的迷彩服以及手里拎的盒饭,帅哥笑着问道:“学弟来给女朋友送饭?”挑了根大拇指,赞叹道:“厉害,刚大一就有女朋友,比我强多了。”

    习通尴尬一笑,“不是你想的那样,普通朋友而已。”

    其实都没互通姓名,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好吧。

    “别不好意思,哪对情侣不是从普通朋友走过来的。加油,我看好你!”

    “不不不,真不是你想那样。”习通连忙解释,“我不小心把同学碰伤了,今天过来道歉的。你看,我还带着药。”

    “呵呵,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了。”帅哥从花束中抽出十几支花,“看望病人怎么能空着手呢,至少买点水果带束花啊,这个给你。”

    “哎哎哎,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怎么?看不起我?还是嫌我的花晦气?”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那种意思。”

    “那就拿着,快点!伸手!”

    习通无奈,只能伸手接过那些花,看着对方用丝带在上面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去吧!”帅哥握拳加油。

    周围有很多围观表白的路人,他们看到表白失败都准备各回各家了,可是看到事情有了新变化,全都回过身来驻足观看。

    “加油!”

    “我看好你!”

    “鼓起勇气,冲鸭!”

    习通心中感动,这些学长学姐真是太热情、太友好了,我再继续推辞就有点不识抬举了。也罢,就顺着他们说的做吧,事后再给叶依若解释就是了。

    习通对着手机发了段语音:“我有一个礼物送给你,但我进不去宿舍,你下来一趟怎么样?我就在你楼下。”

    习通声音很大,仿佛初恋的小男生向全世界宣布主权一样,周围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帅哥把价值1976元的花束往地上一扔,噼啪噼啪的鼓掌,其他人也纷纷鼓掌,给习通打气。

    叶依若回复:“好,不过我脚不方便,你多等我一会儿。”

    看到这句话,习通心中大定。把手机往兜里一揣,向四周抱拳感谢。

    “下来了下来了!”眼尖的同学立刻欢呼起来,“叶依若下来了,欧吼,学长表白成功了。”

    习通愣了一下,我才刚上大一啊,哪里是什么学长。莫非这里有高三的小朋友?

    看到叶依若出现,帅哥纠结的看着丢在地上的花束,不知要不要弯腰捡起来。

    与此同时习通往前走了几步,献宝似的送上盒饭,然后从兜里掏出云南白药气雾剂。

    叶依若接过东西,目光一转看向习通手中的花。

    习通的脸腾的红了起来,磕磕巴巴说道:“刚才有个学长告诉我,看望病人不能空着手,就算不买点水果也带束花,哦对了,这花也是他送给我的。学长真是一个好人呢。”

    叶依若强忍着笑,落落大方的接过花,笑着说道:“谢谢你的花,这是我今天收到的最开心的礼物!”

    习通刚要解释,叶依若却俏皮的眨了眨大眼睛,“对了,替我谢谢那个学长,他真的是一个好人呢!”

    背对着习通挥了挥手,叶依若一瘸一拐的往里走。

    哗!观众们瞬间沸腾。

    神特么好人卡!

    这是不是在拍电影?

    导演呢?摄像机呢?

    习通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左看看右看看,却没能找到那大帅哥,于是失望的摇了摇头,向男生宿舍走去。

    路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习通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学长是你啊,真是谢谢你的花啊,我同学很高兴,她让我谢谢你,还说你是一个好人。”

    然而,学长脸上没有之前那和煦的笑容,而是涨红、青紫、最终黝黑,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有非酋血统。

    “学弟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佩服佩服。”帅哥伸出右手,“我叫赵大川,不知学弟怎么称呼?”

    习通连忙伸手,正准备回答,却感到手掌一痛。

    嘎吱吱!

    骨头都要断了。

    “原来是赵学长,幸会幸会,我叫习通。”习通抽了抽手,却没能抽出来,“赵学长手劲真大,哎呦,我不行了,赵学长松手。”

    然而,赵大川又加了一把劲,“不知学弟跟叶依若是什么关系?老乡,还是亲戚?”

    “什么也不是,我们就是同班同学,我昨天第一次见她。哎呦呦,真的,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么。”

    嘎吱吱!

    感受到手上力道第三次加重,习通终于不顾形象的叫出声来。反正这里偏僻无人,也不怕丢脸。

    坚持不住了,手快断了!

    危机之下,习通下意识的发动了能力,然后他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从赵大川偷过来的运气滔滔不绝,绵绵不断,仿佛江河般,和赵大川的运气比起来,以前那些中了500万的人根本就是半桶水的量。

    似乎习通的好运起了作用,赵大川减少了手上的力道,语气也不再那么生硬、冰冷。

    只听他恳切的说道:“学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离开叶依若,把她让给我!”

    习通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一个念头从脑海中闪过,“学长,莫非你表白的对象是叶依若?”

    赵大川点了点头,“如果学弟你答应,1万块,现在就可以给你。”

    再次发动能力,脑海中立刻多了一团记忆,才看了冰山一角就吓得习通双腿颤抖,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可以可以!没问题!”习通一边掩饰心中的惶恐,一边眉开眼笑的说道:“现金还是扫码?”

    赵大川狐疑,“你这变化也有点太快了吧?”

    习通心中一咯噔,立刻愤慨的说道:“叶依若是班花,怎么可能看上我这种穷屌丝?别以为我不知道,她根本就是拿我当挡箭牌的。”

    赵大川略一琢磨,似乎认可了习通的说法,于是缓缓松手。

    然而习通十分舍不得,他抓住赵大川的手腕,再次发动能力,“只有学长您这样优秀的人才配得上女神!学长你尽管追,我不但不会妨碍你,还会为你摇旗呐喊,加油助威!”

    与此同时,习通脑海中“叮”的一声:“超级穿越系统改绑成功,宿主符合启动条件,系统初次启动中……”

    擦擦擦,我的能力果然进化了,竟然连系统都能偷。

    赵大川拍了拍习通的肩膀,“好,学弟,咱们一言为定。加个微信我把钱给你。”

    习通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使用能力。只可惜,赵大川已经被榨取一空,连续几次都一无所获。

    “学弟,你怎么还不松手啊?”

    赵大川心中嫌恶,抽回手还在身后蹭了蹭,心中暗道:没想到这屌丝学弟是个gay,难怪让他离开叶依若时那么干脆利索。

    一分钟后,两人分道扬镳。

    习通走出小树林时两腿一软,如果不是扶着一棵树直接就跪倒在地上了。

    “好险,竟然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